千林琼玖

少说漂亮的话,多看漂亮的宇智波
杂食中……
近期新旧re:vale三人大三角中
🔫我永远喜欢trigger!

【鸣佐】被召唤而来的2

1


这是个大约二十多岁的青年,金色的短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他的右手缠满了绷带,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中带着些许疑惑的意味。


鸣人和佐助已经活了很久了,自从战胜了辉夜——不,应该是接受了六道仙人的力量之后,他们的身体就发生了不可知的变化。一开始还不明显,他们与普通人一样生长发育,面容渐渐退去稚嫩的轮廓,身材也变得更挺拔。然而,这一切都在他们二十五岁那年停止了。


忍者这一职是有寿命的,大多数的忍者自十二岁从忍者学校毕业,十六岁身体能量和精神能量进入快速成长的阶段,大约从十八岁到四十岁时是忍者的巅峰时期,从四十五岁开始,忍者的实力就渐渐开始衰退。但这一规则对二人并不适用,随着时间的流逝,鸣人和佐助与同期的伙伴之间的差异愈发的明显。他们的身体机能被维持在忍者最巅峰的状态,当过去的同伴战友因时间的侵蚀而两鬓斑白,眼角覆上细纹时,他们依旧保持着年轻俊朗而又充满活力的模样——他们的时间停止了。


2


这是很平常的一天,对于鸣人和佐助来说。


他们已经活了很久了,距离鸣人和佐助的那个年代业已数百年,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随着忍者这一职业的没落,悄然崛起的是名为科学的力量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,随处可见的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,琳琅满目的街边小铺,都意味着这是一个崭新的时代。但无论是鸣人还是佐助对此都适应良好,毕竟这百年的变迁是他们所亲身经历过的。


他们甚至很好的融入了普通人之中,还有了一套小小的房子,不大,正好够两个人住。佐助正在书桌前写着什么,鸣人像往常一样,洗了一小碗番茄,眼珠一转,非要以虚虚环抱的姿势递出装着番茄的小碗,放在佐助的手边,瞅准了时机,装着不经意的样子,收回的手拂过了对方的后颈。黑发的青年撇过头道了一声谢,鸣人透过他的发间瞄到微红的耳廓,心情大好,忍不住就在对方的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,惹得青年瞪大了双眼。鸣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,心想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,佐助还是一点儿都没变,还是这么容易害羞,还是那么好。


3


异变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。


原本脚下除了木质的地板空无一物,然而却在霎时间出现了大片复杂而又诡秘的金色纹路。强烈的吸引力再加上突如其来的阵势,使得鸣人和佐助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吸入了阵法之中。一阵耀眼的光芒之后,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两人的踪迹。


被从自己熟悉的家中转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鸣人一开始也被下了一跳,他下意识的摸了摸挂在脖颈上的项链,一下子就放下心来。将为了感受周围状况以及威慑的查克拉收回以内,扬起一个大大的让人无法拒绝的笑容,问道:“哟,你们好啊,不过这是什么地方啊我说?”。


4


鸣人看着眼前的人们,条件反射般的露出了热情而友好笑容,身体的肌肉却紧绷了起来——这是他百年来历经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战斗的身体的本能反应。


鸣人站在一个圆台之上,不高却极大,台面上绘制这复杂的纹路,此刻纹路上的光芒已经暗淡下来,没了之前张牙舞爪的气势。周围的光线昏暗,像是处在一个地下的废墟遗迹之中,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残垣断壁。从刚刚查克拉感知到的情况来看,附近有数百来号人,人数呈圆环状有规律的分布,越是靠近中心人数越少,直至站在鸣人面前的,仅有寥寥数人,其中有九人倒在阵法的边缘上不知生死,他们的身边散落数量不明的绿色晶体,而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,想要获取更多的情报,只有依靠站在他面前的五个人了。


收回探寻的目光,鸣人将精神集中在面前的五个人身上,他们身着各种不同样式的军装制服,然而却又有着相同的标志——就仿佛当年的四站一般。因这这个缘故,鸣人倒是对这些打扰了他和佐助愉快时光的人们有了更多的耐心。


“尊敬的七代目火影大人,”其中一个男子上前,微微弯下腰,鞠躬,“事态紧急,请容许我稍后向您解释,现下只有一个问题,请问宇智波佐助大人身在何处?”


5


“哼,到真是个无理之徒。”一道身影自黑暗中显现,那人身材修长,细碎的黑发遮掩住了大半面容,但透过昏暗的光线,依旧可以看出他有着一张端丽的面容,浑身流畅的线条下隐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。


 “佐助!”即便一开始就感受到了佐助的查克拉,也知道对方要去做什么,但佐助不在身边的事实还是让鸣人焦躁了不少。看到恋人出现在自己的身边,鸣人终于真正的安下心来,“情报收集完了?”鸣人问道。


 “啊,”佐助随口一了一声,算是回答了鸣人的问题,想了想又似乎觉得不妥,还是加上了一句“一会而再告诉你。”


 鸣人的眼睛刷的亮了起来,蓝的纯粹的眼眸像是澄澈的晴空,佐助拧过头去,心中暗想,这真是个大白痴!嘴角却不受控制的有了小小扬起的弧度。但还是补充了一句话:“注意现在的状况。”


有了佐助的这一句话。即使再不舍得,鸣人还是将目光从佐助身上撕了下来,转而回到了说话的男子身上。


“宇智波大人。”见到两人都在,男子舒了一口气,态度反倒缓和下来。“我是这一代的雷影,也是现任五国联合军的统帅,首先,我为自己的无礼向二位大人致以诚挚的歉意,其次,可否容许我对召唤您二人之事做一个解释?”


 鸣人看了看佐助,见他微微点了个头,便回过头开了口:“说吧。”

评论(17)

热度(74)